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优秀论文

融媒体时代,中国出版业如何自我革新

发布日期:2020-01-17 信息来源:生态环境部党校 字号:【

中国环境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丁莞歆   

  内容摘要:当前在信息时代的浩荡潮流中,传统主流媒体逐渐式微,新兴网络媒体方兴未艾,媒体融合发展成为时代课题。中国出版业要想在世界范围内由大变强、由“并跑”到“领跑”,必须在顺势而为中不断探索求新,寻找并释放各种潜能,以自我革新的勇气,打好媒体融合发展的转型之仗、主流舆论话语的攻心之仗,构建意识形态阵地的固本工程、全媒体人才的培元工程,通过规范化、品牌化、精品化实现自身的蝶变,迎接融媒体时代新的商机。
  关键词:媒体融合、融媒体时代、出版业 
  从“口与耳”的语言文字时代到“铅与火”的印刷技术时代,再到“光与电”的信息传播时代,直至“数与网”的移动互联时代,至今为止,人类历史上经历了四次信息传播革命。伴随着每一次信息革命的到来,人类社会中信息产生、传播和获取的门槛越来越低、速度越来越快、参与的人群越来越广。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为8.29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59.6%,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人,占比98.3%。由马克思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运动原理可知,生产力的发展必然会带来生产关系的变革,因此在移动互联网成为信息传播主渠道的当下,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正在媒体传播领域催发。
  一、融媒体时代不容回避
  英国历史学者麦考莱说过:“一个浪头也许很快会平息,然而潮流却永远不会停止。”随着信息技术的每一次跃升,传播方式和媒体形态也不断变革与发展。据统计,一种新的传播形态在中国普及到5000万人,收音机用了38年,电视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微博用了14个月,而微信、抖音只用了10个月。随着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5G时代的来临,“万物皆媒”的现状强烈地冲击着传统媒体产品的生产及传播格局,包括电视、广播、图书、报纸、杂志等在内的传统媒体已经面临深度重构的时代挑战之中。
  (一)融合发展是时代课题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时代自身的问题,马克思曾说:“问题是时代的格言,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准确把握并解决时代问题是思想和社会进步的动力。当前在信息时代的浩荡潮流中,传统主流媒体逐渐式微,新兴网络媒体方兴未艾,媒体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媒体按照媒介技术载体划分的格局,各种媒介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再加上“信息爆炸”“人人都有麦克风”的现实状况,从而使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挑战。
  如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更好地完成新时代下宣传思想工作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是时代对我们的拷问。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在信息生产领域,也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理念、内容、形式、方法、手段等创新,使正面宣传质量和水平有一个明显提高。”由此,媒体融合发展便成为了时代课题,也是媒体领域一场不容回避的自我革命。
  (二)深刻认识媒体融合的战略意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战略部署。2013年11月,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2014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使“媒体融合”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并开启了“中国媒体融合元年”。此后,媒体融合迈入了从“相加”到“相融”再到“一体化”的发展进程。2019年1月,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将“全媒体时代与媒体融合”作为主题内容,提出要加快构建“融为一体、合而为一的全媒体传播格局”。
  放眼世界,中国的媒体融合虽然起步较晚,但却是一场从国家和政党层面高度重视、积极谋划、部署应对的战役,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体现,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创新性和时代性的理论特质使然。这充分说明在当今的信息时代,各种媒体手中掌握的数据资源已经成为国家间竞争的核心战略资源,媒体融合不单是一项业务工作和技术工作,更是一项政治工作和意识形态工作。我们所有的媒体人,尤其是传统媒体人,要努力发扬斗争精神,以自我革命的勇气迎接融媒体时代的到来。
  二、中国出版业的“势”与“能”
  出版业属于传统主流媒体中的一部分,包括图书、期刊、报纸等的编辑、印刷、出版、发行等工作,近几年随着媒体融合的发展,也加入了数字出版、VR/AR技术、客户端、两微平台等内容。从2017—2018年中国出版业的总体形势来看,主要体现出以下特点:
  一是产业总体规模和效益稳步提升,数字出版势头强劲。2017年,中国的出版、印刷和发行服务(不含数字出版)实现营业收入18119.2亿元,较2016年同口径增长4.5%;数字出版实现营业收入7071.9亿元,同比增长23.6%。由此不难看出,虽然2017年中国出版业总体规模和效益稳步提升,但是数字出版在国家“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重大战略部署下势头强劲、潜力巨大。
  二是内容为王的时代重新来临,数字内容消费需求日益旺盛。近年来,中国出版业对于原创型精品力作的呼唤日益强劲,在此基础上,主题出版的传播力进一步彰显,本土经典原创图书愈发畅销,高质量科技及科普图书占比增高,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类图书成为热点。然而与此同时,对各种类型数字内容的消费需求也日益旺盛,数字化阅读方式成为拉动国民阅读的重要力量。据统计,2017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规模达到152亿元,同比增长26.7%;中国数字阅读用户近4亿人,同比增长13.37%。在此形势下,众多出版企业积极布局数字阅读,各种公众号、App、阅读服务平台、数据库纷纷上线。
  三是全民阅读的各界力量加速融合,推动出版业融合发展向纵深迈进。在数字化技术、移动互联技术和计算机网络技术快速发展并逐渐融合的趋势下,我国国民的阅读方式日趋多元化,以移动终端阅读为代表的各类数字化阅读方式飞速发展,而纸质阅读的占比却在逐年萎缩。2017年以来,随着阅读类文化综艺节目和知识付费类平台的迅猛发展,全民阅读的边界更加开放,实现了线上线下的跨界合作、跨屏合作,从而推动出版业的融合发展走向更深的层面。掌上阅读、有声阅读、微视频、VR/AR阅读、慕课等新媒介形式,一方面对传统出版业发起了挑战,另一方面也敦促着新旧媒体形态的加速融合。
  如今,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获取信息、交流思想的新天地,亦成为各种社会思潮和利益诉求的集散地,更是意识形态较量的主战场。有人曾统计,一天之内,全世界发出的帖子有200万个,相当于美国《时代》周刊770年的文字量;在一个社交网站上上传的图片有2.5亿张,打印出来相当于80座埃菲尔铁塔的高度。因此,融媒体时代已是大势所趋,中国出版业只能在顺“势”而为中不断探索求新,寻找并释放各种潜“能”,而更为关键的是如何在融合中借助移动传播,牢牢占据舆论引导、思想引领、文化传承、服务人民的制高点,而不是被一味求“新”所牵引,白白浪费了资金、人力和时间,丧失了本身的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
  三、以自我革新的勇气迎接融媒体时代
  媒体融合是基于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发展而在信息流通这一生产关系领域展开的深刻变革,是从“纸媒时代”向“融媒体时代”过度的必然要求。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告诉我们,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具有能动的反作用,先进的社会意识对社会发展起积极的推动作用。因此,思想解放的程度,决定了融合发展的力度;思想认识的高度,决定了融合发展的深度。对于中国出版业而言,要以自我革新的勇气,主动探索,主动作为,迎接融媒体时代新的商机。
  (一)通过守正创新使主力军进入主战场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新闻舆论工作,并将其作为营造良好舆论环境、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党管媒体是坚持党的领导的重要方面。”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的媒体是党和政府执政的重要基石,是执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深刻改变着舆论生成方式和传播方式,并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和“最大变量”。因此,我国的媒体融合不仅是一场由技术飞跃带来的深刻变革,更是一场在党中央战略谋划下实现的创新发展,其最终目的是确保主流媒体始终占据主导地位,并通过深度融合发展,使自身成为“舆论压舱石、社会黏合剂、价值风向标”,从而让党心和民心紧密相连,让党的声音和时代的思想传得更开、更广、更深远。
  然而,中国出版业的媒体融合并非简单的新旧媒介形态的“相加”,而是要通过守正创新推动不同媒介形态间的深度融合,其中守正是基础,创新是关键。所谓“守正”,就是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信息技术和传播渠道是中性的,但它们背后有价值导向。不管产品形态、服务模式如何变化,传播样式怎样创新,都必须把坚持正确导向作为第一位要求,不能偏离出版内核和文化传承的使命。所谓“创新”,就是以信息技术的应用提升融合效能。通过研究互联网传播规律,保持对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5G等新技术的敏感性和前瞻性,把握有声读物、知识服务、在线教育等行业新热点,构建适应融媒体时代的“策采编发”新模式,不断探索深度融合发展新路径。
  (二)画出民心最大“同心圆”
  人民性是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品格,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根本立场。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正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书写了波澜壮阔的中华民族发展史,创作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培育了历久弥新的中华民族精神。因此,中国出版业要想在融媒体时代赢得主动,必须坚持以人民所需为根本遵循,努力寻求民意最大“公约数”、画出民心最大“同心圆”,不断增强受众意识、用户意识,用人民乐于接受的媒体形态,在传统纸质媒介的基础上增加个性化定制、动态化呈现、互动化传播等形式,始终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不断提升优质出版内容的阅读率、到达率、传播率,向人民奉献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数字出版产品和服务。
  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信息空间和言论空间更加开放,媒体受众不再是处于被动接受状态的“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要求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话语权,而且群体的集聚越来越小众化,促使图书、期刊、报纸等媒介的选题策划迅速迈入“分众时代”,不仅要求高度、深度,也要求精度、准度,同时还要兼顾载体多元、形态多样、平台互通。因此,面对“终端随人走、信息围人转”的融媒体时代,要想创作出让人民真正满意的作品,中国出版业必须心中有“数”——迎接数字化、拥抱数字化,重构“策采编发”环节,根据“用户画像”进行内容策划、信息传输、载体呈现、渠道打造,把内容、用户和平台连接起来,推动出版产品的精准分发和出版服务的精准触达。
  (三)铺就“内容为王”的强势之路
  党的十九大报告宣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其中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具体来说,就是人民群众的精致需求与粗放产品之间的矛盾,从而对高质量发展提出了要求。对于中国出版业而言,高质量发展就是对“内容为王”的呼唤。融媒体时代,虽然信息杂芜,但优质内容依旧是稀缺资源;虽然人声鼎沸,但主流声音依然是刚性需求。
  内容和技术是媒体融合发展不可或缺的两翼,“内容为王”的强势回归正是对内容和技术的共同呼唤。首先,要牢牢抓住内容创新这个根本,从拼数量向拼质量转变,从聚流量向聚人心跨越,以内容优势赢得发展优势,将出版重点放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优”产品上,努力开发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出版产品和服务,以精品树品牌,以品牌促精品,形成各类精品持续涌现、品牌价值持续成长的良好局面。其次,要在内容中注入更多的技术含量,以优质内容资源作为出版企业的关键资源和核心竞争力,以先进技术和新兴技术作为打破发展“瓶颈”、提升自身“量级”的重要抓手。最后,要使内容和技术两翼齐飞,从而达到融合发展优势叠加、此长彼长的倍增效应。
  (四)根深叶茂方能有“容”乃大
  众所周知,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的媒体融合,“融”的是内容和技术,“合”的是人心和价值,最终要呈现的是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相匹配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媒体和舆论生态文明。
  就中国出版业而言,无论以何种媒介为载体,文化传承、精神鼓舞都是其第一位的使命担当。在媒体融合的过程中,既要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又要触碰到时代所需,始终以推出更多有利于强信心、聚民心、暖人心、筑同心的产品和服务,推出更多有利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产品和服务,推出更多有助于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增长知识、陶冶情操、拓宽视野、培养健康情趣的产品和服务为己任。走正路,行大道,方能无往而不胜。
  四、中国出版业需在媒体融合中破茧成蝶
  从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媒体融合发展的思想至今,各种媒介形态的融合发展已经从“全媒体时代”(追求媒介形态的种类齐全,是一种物理反应的“相加”)步入“融媒体时代”(追求各种要素、资源的重新组合嫁接,是一种化学反应的“相融”),未来还将进入信息传播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智媒体时代”,实现传播的最终蝶变。但就出版产业而言,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从“相加”到真正完全“相融”尚有不小距离,迎接“智媒体”则需更大的勇气。然而,坐而论道、踟蹰不前必然错失良机,起而行之、主动迎战方能赢得未来。
  中国共产党人一向注重战略思维,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强调:“战略问题是一个政党、一个国家的根本性问题。战略上判断得准确,战略上谋划得科学,战略上赢得主动,党和人民的事业就大有希望。”在媒体融合已经成为国家行动、国家战略的当下,中国出版业要想在世界范围内由大变强、由“并跑”到“领跑”,必须因势而谋占先机,顺势而为赢主动,运用战略思维进行总体谋划,在技术上不断升级革新,快速步入质效并重、深度融合、多元发展、不断升级的融合关键期,打好媒体融合发展的转型之仗、主流舆论话语的攻心之仗,构建意识形态阵地的固本工程、全媒体人才的培元工程,通过规范化、品牌化、精品化实现自身的蝶变。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宣传部.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M]. 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
  [2] 任仲文. 媒体融合发展学习读本[M]. 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 2019.
  [3] 范军. 2017—2018中国出版业发展报告[M]. 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18.
  [4] 全国干部培训教材编审指导委员会. 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M]. 北京:人民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9.
  [5] 杨春贵. 中国共产党人的战略思维[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
  • 国务院部门
  • 部直属单位
  • 地方环保
  •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