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优秀论文

新时代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气候治理若干问题的思考

发布日期:2020-01-17 信息来源:生态环境部党校 字号:【

国家气候战略中心 柴麒敏

应对气候变化司 李丽艳
科技与财务司 章亮
  内容摘要:全球气候变化已成为21世纪人类共同面临的最重大的环境与发展挑战,应对气候变化是当前乃至今后相当长时期内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核心任务,而且直接影响到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巴黎协定》的达成、签署和生效为全球气候治理注入了新动力,新时代中国要更好地参与、贡献和引领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推动和引导建立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需要我们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生态文明思想和外交思想,准确分析全球气候治理新形势和新特征,为共同合作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和中国故事,彰显我国负责任大国形象,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关键字: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全球气候治理、人类命运共同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开创性地提出了“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的科学论断,这是对中国参与全球气候治理作用的历史性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进一步强调要“推动和引导建立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彰显我国负责任大国形象,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具体指出:“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推动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公平、各自能力等原则基础上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如何更好运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生态文明思想和外交思想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特别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来指导中国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的实践,具有重要的理论、战略和现实意义。
  一、新时代全球气候治理面临的新形势和新特征分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的一个重大论断,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个论断不仅是对我国发展成就的充分肯定,也是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准确把握,更是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外部环境的科学判断。经过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全球气候治理也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参与全球气候治理、推进合作共赢的开放体系建设的新的历史方位。
  (1)中国在推动建立全球气候治理体系中的角色进入了新时代。过去一段时期内,中国坚持正确的义利观,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和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通过一系列大国气候外交和务实合作行动,推动《巴黎协定》的顺利达成与早日生效,并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前后坚定发声等一系列事件中的精彩表现,赢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中强调,《巴黎协定》的达成是全球气候治理史上的里程碑,中国将百分之百承担自己的义务。向国际社会充分展示了作为负责任大国坚持绿色低碳、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的决心和信心。党的十九大报告阐明了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在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主要地位,也明确了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国家定位,从全球气候治理的参与者到贡献者再到引领者的身份变化,代表了发展中国家力量的自觉,开始对建立公平合理、合作共赢全球气候治理体系有着更为清晰的主张和方案,有了更为自信、从容的步调,逐步从全球气候治理体系边缘日益走近舞台中央。这种角色的变化,既是维护国家利益,促进国内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需要,更是发展中大国的责任担当,也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使命。
  (2)全球气候治理模式与格局也将因中国角色变化进入新时代。全球气候治理是冷战以后全球环境与发展、国际政治及经济或者说是非传统安全领域出现的少数最受全球瞩目、影响极为深远的议题之一,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新兴主题。从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签署以来,在全球气候治理的历史进程中,一条不变的主线,是破解、落实《公约》目标及其“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资金和技术解决方案,同时也有若干里程碑式的事件呈现出不同的时代特征,即从1997-2005年单方面为发达国家规定减限排义务的《京都议定书》、到2007-2009年启动双轨制谈判的《巴厘路线图》,再到2011年至2018年达成的适用于所有公约缔约方的《巴黎协定》及其实施细则;有若干重大转变也是可以观察到的,一是全球气候治理的目标从力度优先,到参与优先,再到国家利益优先;二是国际气候谈判的焦点从“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之争,到“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模式之争,再到能源、贸易、资金、市场、技术等利益之争;三是主要集团博弈的格局从南北对立“两分”,到“两大阵营、三驾马车”,再到单边主义和多极合作并存;四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主体从国家政府主导,到政策和市场并重,再到非国家主体的广泛参与。从大的历史阶段判断,全球气候治理在过去几年已然进入了以中美欧为代表的大国博弈阶段,全球气候治理新时代已经初露端倪。
  (3)全球气候治理在全球治理中的定位和作用也将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不仅明确提出要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中国将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还提出了一系列“全球生态文明建设”、“全球生态安全”、“气候变化非传统安全威胁”、“绿色发展理念”、“清洁美丽的世界”等有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理念,而应对气候变化就是落实新理念的主要载体和平台之一。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近平总书记在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提到,“作为全球治理的一个重要领域,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努力是一面镜子,给我们思考和探索未来全球治理模式、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带来宝贵启示”。当新时代的生态文明建设与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相融合,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就成为这些交叉点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伴随着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的出彩,必将推动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新时代。
  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球气候治理重要论述的要义
  新时代中国引领全球气候治理的初心和使命,就是要高举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大旗,既维护国家发展利益,提升在国际气候事务中的规则制定权和话语权,又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保护地球家园,为全球生态安全作出新贡献。在气候变化领域推进合作共赢的开放体系建设,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需要我们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生态文明思想和外交思想,准确把握习近平总书记针对全球气候治理系列重要讲话的精神实质和丰富内涵。
  (1)顺应绿色循环低碳发展的现代化新进程,共同探索实现经济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共赢。“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理论灵魂”,其中绿色发展理念为全球应对气候治理提供了价值引领和理论支撑。绿色发展是在传统发展基础上的一种模式创新,是建立在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的约束条件下,将生态环境保护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重要支柱的一种新型发展模式。十八世纪以来的工业化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也产生了难以弥补的生态创伤。我们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用破坏性方式搞发展。当前全球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关键时期,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层出不穷。经济社会的低碳转型将引发新的技术和产业革命,也将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市场和新的就业机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巴黎气候大会上意味深长地讲到,一份成功的国际协议既要解决当下矛盾,更要引领未来,巴黎协议应该引领绿色发展,既要有效控制大气温室气体浓度上升,又要建立利益导向和激励机制,推动各国走向绿色循环低碳发展,实现经济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双赢。我们应该尊重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国内政策、能力建设、经济结构方面的差异,不搞“一刀切”。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妨碍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合理需求,要照顾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困难。
  (2)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新观念,推动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气候治理体系。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的共赢全球观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核心要义“八个观”之一。生态文明建设关乎人类未来,建设绿色家园是人类的共同梦想,保护生态环境、应对气候变化需要世界各国同舟共济、共同努力,任何一国都无法置身事外、独善其身。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评估报告及大部分研究表明,按预期的各国承诺的国家自主贡献估算的2030年全球排放水平与2℃排放路径还有约150亿吨二氧化碳的差距(与1.5℃排放路径差距约为320亿吨),同时现实的筹资力度与每年1000亿美元及更高的长期资金目标也存在着较大差距,未来《巴黎协定》实施最大的挑战就在于如何通过各国自主贡献以及国际合作来提高行动和支持的力度,以弥补科学目标与政策行动间的差距。习近平总书记曾充满智慧地讲到,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如果抱着功利主义的思维,希望多占点便宜、少承担点责任,最终将是损人不利己。我们应该摈弃“零和博弈”狭隘思维,推动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多一点共享、多一点担当,实现互惠共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历史责任、发展阶段、应对能力都不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应该得到遵守。发达国家应该落实到2020年每年动员1000亿美元的承诺,2020年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加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此外,还应该向发展中国家转让气候友好型技术,帮助其发展绿色经济。
  (3)建设繁荣清洁美丽的可持续发展新世界,推动构建应对气候变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并成为了习近平外交思想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因其道义性、全球性和长期性,气候变化已经成为自二战以来国际社会最普遍关注的话题,并广泛吸引了从科学界到政治、经济、人文、法律等各界人士的参与,近年来有关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国家领导人联合声明、高级别活动的数量不断增长,气候议题成了国际贸易、区域安全等国际事务中相对最容易形成共识的领域,大国在谈、小国也在谈,领导人在谈、普通老百姓也在谈,这种参与度是空前的,而且是最体现现代价值的。尽管多边主义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近年来频频遭遇挑战,但从更长的历史周期来看,人类社会致力于可持续发展的努力不会白费、增进人类福祉的事业不会遏制、追求更高文明的脚步不会停歇。习近平总书记面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创造性地提出了中国方案,那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他发出倡议,面对全球性挑战,各国应该加强对话,交流学习最佳实践,取长补短,在相互借鉴中实现共同发展,惠及全体人民。我们应该在制度安排上促使各国同舟共济、共同努力,除各国政府,还应该调动企业、非政府组织等全社会资源参与国际合作进程,提高公众意识,形成合力。
  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引领全球气候治理的建议
  新时代全球气候治理的主要矛盾和特征相比较于20世纪末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中国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的国际国内环境和条件不同了,这都要求我们在切实学懂弄通的基础上,要根据新的思想和实践作出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找准工作重点,要有新气象和新作为,为解决人类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和中国故事,推动构建应对气候变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1)加强党对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领导,在全面认识、准确把握、贯彻落实上下功夫。引领全球气候治理并非是一蹴而就的短期策略,需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行动指南,加强党对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领导,进一步凝聚共识,谋划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内政外交长远战略,勇于创新,积极作为,做好应对气候变化引领生态文明建设、低碳发展引领融合绿色发展的顶层设计和总体部署。同时,还应该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准确把握引领全球气候治理与“两个没有变”的关系,避免炒作“中国领导力”,要准确把握发展中大国、负责任大国的战略定位,对可能承担更多的减排责任和出资义务等重大风险要有基于事实的分析和判断,在积极引领全球气候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中,坚决捍卫国家核心发展权益。
  (2)提出引领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方案,在议题设置、制度设计、平台构建上下功夫。我们要摒弃应对气候变化“零和博弈”的思想,主张合作而非对抗,倡导共商共建共享低碳发展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分享低碳转型的绿色效益而非陷入相互指责、逃脱责任的怪圈。我们要加强全球气候治理的法律制度设计和政策导向,积极构建绿色低碳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我们要积极将应对气候变化列入“一带一路”、南南合作的主要议程,主动提出沿线国家、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中国方案”,深入开展国际低碳产能和资本合作,努力打造全球气候治理的新平台,增添共同可持续发展的新动力,为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和全球生态安全作出贡献。
  (3)实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战略,在提高治理能力、完善体制机制、加强统筹协调上下功夫。气候变化既是环境问题,也是发展问题,但归根结底是民生问题,要站在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上来看问题,要获得国家利益和国际形象的双赢。应对气候变化与我国高质量发展战略高度契合,我们要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坚定实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战略并强化政策落实。按照《巴黎协定》的要求,研究制订并提交国家自主贡献进展报告和本世纪中叶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涉及方方面面,参与和引领全球气候治理需要国内体制机制保障,要充分发挥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作用,推动各领域、各部门、各行业、各地方共同行动,不断强化和完善法律法规、制度规范、市场体系、人才培养、谈判队伍等方面的建设。应该要自觉把经济社会发展同应对气候变化统筹起来,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为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建设、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提供新思想、新视野、新政策和新力量。
  (4)讲好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中国故事,在提升塑造力、感召力、影响力上下功夫。面对后巴黎时代复杂的国际形势,中国应该保持战略定力,妥善处理好各方关系,维护来之不易的《巴黎协定》的成果,维护气候谈判多边进程和联合国主渠道的地位,巩固发展中国家战略依托,不断提升我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金砖国家等重大多边国际事务有关气候变化议题的塑造力,不断提升我在引导全球绿色发展、加强南南合作、推进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等重大国际合作议题和平台上的感召力,不断提升我在有关国家自主贡献、全球盘点、气候资金、减缓和适应技术转让、全球碳市场等重点议题实施制度和机构安排谈判的影响力。同时,讲好应对气候变化的“中国故事”,宣传中国低碳发展的优良实践,为后发展中国家提供转型借鉴,拓展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新的重大贡献。
  应对气候变化是项长期的任务,未来国际局势也仍会有跌宕起伏,有效落实《巴黎协定》尚存众多不确定性和挑战。要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出发,充分认识全球气候治理变革所带来的战略机遇,统筹好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坚决维护好国家利益,彰显我国负责任大国形象,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对气候变化是人类共同的事业,让我们坚定信心、保持定力、锐意进取、开拓创新,为推动建立公平有效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实现更高水平全球可持续发展、构建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 携手构建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气候变化治理机制——在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2015年11月30日, 巴黎.
  [2] 习近平. 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 2017年1月18日, 日内瓦.
  [3] 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2017年10月18日, 北京.
  [4] 习近平. 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J]. 求是, 2019, 3:4-19.
  [5]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2019年10月3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
  [6] 解振华. 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态文明治理体系[J]. 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 2017, 10:10-14.
  [7] 解振华. 推动绿色低碳发展 参与全球气候治理[J]. 中国经贸导刊, 2016, 9:59.
  [8] 李干杰. 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J]. 行政管理改革, 2018, 11:4-11.
  [9] 李干杰. 大力宣传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 推动全民共同参与建设美丽中国[J].社会治理,2018(06):5-8.
  [10] 杜祥琬. 应对气候变化进入历史性新阶段[J]. 气候变化研究进展, 2016, 12(2):79-82.
  [11] 潘家华,王谋. 国际气候谈判新格局与中国的定位问题探讨[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4, 4:1-5.
  [12] 何建坤. 全球气候治理形势与我国低碳发展对策[J].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1705:1-9.
  [13] 何建坤. 《巴黎协定》后全球气候治理的形势与中国的引领作用[J].中国环境管理, 2018, 1001:9-14.
  [14] 何建坤. 全球气候治理变革与我国气候治理制度建设[J]. 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 2019, 2:37-39.
  [15] 刘燕华,王文涛. 全球气候治理新形势与我国绿色发展战略[J].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2019, Z1:16-21.
  [16] 李高. 加快绿色低碳发展 推动全球气候治理[N]. 中国能源报, 2017年12月4日,第19版.
  [17] 柴麒敏. 《巴黎协定》生效及其影响[N]. 学习时报, 2016年11月23日, 第2版.
  [18] 柴麒敏,傅莎,祁悦,樊星,徐华清. 特朗普“去气候化”政策对全球气候治理的影响[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7, 2708:1-8.
  [19] 柴麒敏,樊星,徐华清. 百分之百承担全球气候治理义务的论述与建议[J]. 中国发展观察, 2018, 16:29-31+28.
  [20] 张永香,巢清尘,黄磊. 全球气候治理对中国中长期发展的影响分析及未来建议[J]. 沙漠与绿洲气象, 2018, 1201:1-6.
  [21] 庄贵阳,薄凡,张靖. 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角色定位与战略选择[J].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8, 4:4-27+155-156.
  [22] 于宏源. 论全球气候治理的共同治理转向[J]. 国际观察, 2019, 4:142-156.
  [23] 李慧明.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背景下的全球气候治理新形势及中国的战略选择[J]. 国际关系研究, 2018, 4:3-20+152-153.
  • 国务院部门
  • 部直属单位
  • 地方环保
  • 其它